修行之旅•格聂冷古寺

格聂雪山海拨6204米四川的第三高雪峰、处女峰,这一片还没有开发的区域只有资深的野外爱好者近年慢慢涉足,因此网上的资料并不是很多很完整,在户外网站格聂线路被评为困难或特难,一切显得更加神秘。
格聂雪山下,前面是冷古寺。
不管你去不去,一切都在那里,格聂雪山的雪水,融化成无数的溪流,郁郁葱葱的是草地和植物。
在格聂主峰下的虎皮坝除了因为环境美丽,更因为冷古寺的存在而有灵魂。
格聂神山冷古寺下的虎皮坝
藏区的广阔与空灵,很难用照片去表现,就算用全景也不行,必需亲自置身其中。
格聂神山格聂之碗全景点击浏览
初冬的雪山,是一年四季雪最少的时候,第一次走格聂选择了这个并不是最美的时候,仅仅是因为准备一人一车出发,一切都要以安全为基础。
格聂之碗:谷歌卫星图上可以看到这个圆圆的水潭,看上去不太大,出发前就想象着站在这里从水面的倒影去看格聂雪山。
格聂神山下的新冷古寺
冷古寺是有数百年历史的古寺,车路可达的是雪山下的新冷古寺,因为老冷古寺交通不便海拨较高,近年僧侣决定在老冷古寺的下方修建新冷古寺,新冷古寺还在修建中,已经具有一定规模。
清晨天还没亮,同行的刘纲决定上山前往老冷古寺,我思考了一下第一次进入格聂神山南线,保存体力,以车路为主,放弃了与他同行上山。
新冷古寺,第一缕阳光照射一片金黄,会到这里,也是因为几张照片、微信群里穿越的车友的分享,世事,一切都有定数,人生中遇到什么仿佛都是注定的。常提醒自己人生若梦,莫起执念,一切随缘,能在这片阳光的金黄之下感受格聂的巍峨,这也是一种注定。
时间是单行道,人们对时间和生命的思考与探索从来没有停止过,科技在研究怎样让人的身体有更长的使用时间甚至追求长生,这里的人们都认为灵魂不灭,人生只是一个短暂的过程 ,死亡是下一个旅程的开始,而另一方面,他们对世间生命有无限的尊敬,这里的生灵是幸福的,无论是飞鸟还是野兔都不太怕人,可以靠到很近的距离。想去参悟这种对生命的理解。
走在时间单行线,惶恐失去一天又一天,想到灵魂不灭就释怀了。
月夜新冷古寺外
格聂南线的大多区域没有电,更没有手机信号,冷古寺看到有电线和变压器,还是没有通电,同样没有手机信号,这一天是十五,月光照亮了这一片土地,星星还在与满月争辉。
月夜格聂雪山冷古寺外
冷古寺有百个客床,类似标间结构。应该是格聂南线最大的住宿地,因为没电,也无法提供热水,每间客房单独的卫生间水龙头里流淌的是冰冷的雪山融水。
格聂神山新冷古寺
新冷古寺是在新址经过了几年建设的,现在已经初具规模。
格聂雪山新冷古寺2
格聂神山冷古寺1
冷古寺与虎皮坝
冷古寺有数百年传承,安静地在寺前闲逛的时候,喇嘛过来不太流利地介绍了冷古寺的情况和告知庙里有三宝:母鹿角、从石中取出的反转海螺和被喻为“格聂之心”的白色奇石,走进大殿,没看到宝贝,估计是被收藏在安全的地方了。
听到无人机的嗡嗡声,年轻的僧人在墙的那边露出头来张望着,相对而言年轻人的汉语沟通没有太大问题,基本上他们至少是小学或初中毕业,甚至可以书写汉字,修行会伴随着他们的此生。和其它藏区寺庙一样,冷古寺也有佛学院,因为冬天来临,山上气温下降,留守寺庙的僧众不多。
年轻的僧人,一样充满好奇,用探索和求知的眼睛想了解无人机和全景相机,而我更多地和他们交流冷古寺的过去和现在,相距几公里的山上老冷古寺,主要是闭关修行的僧人,闭关与级别无关,这些年青的僧人一样可以选择进行。
与年长的僧人比划着沟通了一下,同样他们对摄影器材充满好奇,我也好奇他们的一切,这次的格聂之行,在格聂南线住了四个晚上,住寺庙、住帐篷、也住刚认识的扎巴家里,还住过昂贵的旅游投资公司建的小木屋,计算了一下整个过程四天中五十米内见到的人没有过百,想象得到,这是一片宁静的土地。熙熙攘攘人流的城市里,几乎每一天都因为相同而习惯的我们,重复的工作和生活把生命中的好奇和求知磨灭得越来越少。
与格聂神山下冷古寺的喇嘛擦肩而过
正在架设相机的时候,摩托从身边驶过,是两个喇嘛,他们回应我的“扎西德勒”伴着摩托发动机的声音远去,其实我也是来修行的,想找到最简单的环境去思考一下很多或许不是问题的问题。

路况:

理塘到喇嘛垭乡是全程油路,喇嘛垭乡到冷古寺建议从则通村到乃千多草原在冷达拐往冷古寺,拐进冷古寺的路段不建议轿车前往,低盘高一些的SUV都没有问题。当地人指路,有可能会指引从章纳乡到冷古寺,章纳乡这边路况要更好,不过会错过格聂之眼和乃千多,不建议。
喇嘛垭乡到冷古寺是格聂南线行车路上可以提供最精华的风景路段之一,边走边玩,几十公里至少可以虚度几小时的光阴 。
阅读 187 4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