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出发吗?不知道结果那种•三】亚丁俄初山洞察卡牦牛牧场

七月用了九天走进藏区,这次绕开了一切大家熟悉的地名,只是为了探索未知,几个朋友居然就这样跟着我去了,会看到和遇到什么,一切都是未知的。

这是一次差点就错过的旅程,简单规划了一下行程就从昆明出发了,边走边玩在新都桥、八美都一直联系不上泽仁,每年春天到八月以前都是他们最忙的时候,要把牦牛赶上山,还要采虫草、采松茸,大多数时候会在没有信号的山上,至少几天才能回家一次,在姊妹湖没有信号的海子山后面已经规划了带朋友进格聂的行程回到318准备住下的时候,忽然收到泽仁的电话,临时匆匆连夜赶往稻城。

俄初山泽仁的家(全景)

(全景可以缩放和操作画面视角)

两年前,独自去穿越泸亚线(亚丁到泸沽湖),路过俄初山顶,摆弄无人机向亚丁群峰瞭望的时候,与路边的泽仁相遇了,一部车一个人要赶路,没有敢停留太久,就匆匆道别,一别已是两年。

春天,泽仁在朋友圈给我发了几个小视频,牧场成群的牦牛在雪山下的鲜花中奔跑,没有抵抗地被打动,决心去牧一次牦牛了结这几年一直的心愿,居然有几个朋友就响应了要一同前往。

虫草

每年春天开始,就是采虫草的季节,这也是当地村民的重要收入之一,这时候在山上风餐露宿很多天是一种常态。

泽仁的孩子和他的家(小视频)

中午以前终于赶到泽仁的家,这是紧挨着稻城亚丁的俄初山红同(地名),午餐是松茸和青稞饼,吃了午饭才知道,家里有好几个牧场,我选择了去最高最远那个。

父子

路过俄初山的朋友会知道,俄初山顶有一个休息区和观景台,那里也是泽仁的牧场之一。

两年前,看到我在路边摆弄无人机瞭望亚丁,泽仁过来告诉我,山上有海子,蛮漂亮,可以开车过去看看,我担心打开牧场栅栏会有牧民找我麻烦,他只是坚决而肯定地告诉我“不会的”,后来才知道,那个牧场就是他的啊……

父子

牦牛差不多要牧养五年,其实牧养牦牛也是技术和体力结合的工作,不同的季节牧群要不断迁徙,而且不能保证每一个过冬是安全的。

上半年是泽仁比较忙的时候,春暖花开大地复苏,就要把牦牛赶上山,开始采虫草,然后夏天雨季开始的时候,松茸也到了采摘的季节,这一段时间,经常要离家几天风餐露宿,大多活动在没有信号的高山无人区域。

视频-去牦牛牧场

泽仁家最高也最远的牦牛牧场,从最低海拔三千米的河谷到近四千八百米的山顶,开车需要两个多小时,一路溪流、河谷、森林和高山古冰川,曾经有过矿区和林场,简易道路将就可以让小货车及越野车行走,不适合两驱车尝试。

崩古登神瀑(全景)

路边崩古登神瀑,传说从这里开始再往上走就是洁净圣地,不能暴力,不能杀生。

曾经这个河谷做为林场,前几年保护了起来,很多倒伏的大树仿佛述说曾经毁灭般的破坏和灾难。

神瀑远比画面上看到的大得多

俄初山崩古登神湖(全景)

道路边的崩古登圣湖,传说这水面下本来也是一个牧场,因为触犯圣灵,一夜之间成为了一个湖泊。

告别神湖,一直延简易道路往上走,海拨超过四千五百米的时候,车辆的动力都受到影响,人也会变得行动和思维相对迟缓。

俄初山洞察卡泽仁的牦牛牧场(全景)

这个牧场的海拨在四千五到四千八百米

正常成年体格较大的牦牛一头价值上万元,生产周期却长达五年,一年四季要不断迁徙,过冬还可能造成损失,今年泽仁家里卖得只剩下三十多头牦牛了,“并不容易养”泽仁告诉我,养牦牛是一个非常辛苦的工作,红同(地名)上百户人家,只剩三家还在坚持养牦牛,其它的年青人很多到香格里拉镇或稻城甚至更远的地方打工去了。

在藏区认识了一些年青人,大多都有自己的想法,很愿意去努力的,泽仁是其中一个。

奔跑的牦牛牧群

在海拨四千七百多米的山地,去近距离接触牦牛,我们的体力是不可能的,寂静山谷,无人机的声响显然让牧群受到了很大影响,奔跑起来。

与强悍的牦牛相比,人的体力和高原耐受能力仿佛是不堪一击,我把放牧想得太简单了,泽仁指着远方的山告诉我,牦牛会跑到那边去,而他要做的工作就是去那边把它们找回来…… 我傻傻地看着远方,用手机罗盘确认了一下方向,不到一百公里之外就是云南中甸的普达措,他可以两天翻山越岭步行过去。


俄初山洞察卡山顶垭口(全景)

七月是雨季,在这里甚至无法看到十多公里之外的亚丁神山,而我相信在天气合适的条件下,无人机高度可以轻松看到贡嘎和梅里群峰。

海拔超过四千五百米以后,已经有同行的朋友感觉身体的一些不适了。

我让泽仁看看附近有没有高原珍稀植物,他一路小跑就到几百米外的山顶,这种如履平地的高原运动能力是我们根本不敢想象的,他指了指周围的山顶告诉我,他都上去过。

忽然想到如果要从俄初山徒步穿越亚丁,泽仁一定是个非常优秀的领队,可惜我好象没有勇气再玩背负穿越了。

大多数时候,远处山顶是被白雪覆盖的,泽仁告诉我,雪莲花只在那些看上去寸草不生的峭壁上,来以前把一切想象得过于简单了,以我们的体力,一切顺利的话能够看到雪莲花可能半天都不够。

这里海拔比昆明最高山峰还高五百米,在四千八百米的地方居然有非常多平时很难看到的植物绽放不同色彩的花朵,让人惊叹生命力的顽强,一年的很多时候,这些石缝都是被积雪冰块覆盖的。

红景天

传说对高原反应有疗效而出名,在石缝中的这一丛红景天显得非常珍贵,红景天是多年生植物,不知道这一丛的成长经历了多少年头。

可能这里人迹罕至,所以才能在石缝中看到这一丛红景天,不忍破坏只采了一支,放在车里,顿时全车洋溢了一股神秘而特殊的清香。

可以最近距离独占这里的静穆,是今天无价的收获。据知近年几乎都没有外人来过这片土地。

据说这个不知名的小花也是药材

太多不知名的小花,就叫格桑花了

七月云南的高山杜鹃早已落幕,因为高海拔花期不同,正在绽放。

水黄

这是一种生长在高山湿地的植物,茎可食用,酸甜,青苹果味道。

水黄

水黄一般生长在在海拔四千三到四千七的高山湿地,在这种海拔很少有超过五十公分的植物,水黄大多超过一米显得鹤立鸡群的醒目,因为味酸,牦牛一般不吃,泽仁的牧场是我看到水黄最多最密集的地方。

还想找一个晴朗的时间再来,有没有敢在海拔四千七百米露营看银河的朋友一起前行?

一般情况下我们见不到这种植物,巨大的叶片在高海拨显得格格不入。

塔黄

在云南塔黄是非常稀奇的植物,去年有人在香格里拉食用塔黄瞬间成为网红,被全网谴责那种。

塔黄比水黄粗壮高大很多,茎比成年人手腕还粗,一般高度在一米五到两米,植物和花枝上有迷人的神秘纹理。

塔黄生长在海拔四千五到四千八的石缝中,在这样的海拔是我们能够见到的最大植物,叶片有越野车轮胎那么大。

传说塔黄二十年成长才能开花,开花是生命的最终灿烂。

我敬畏塔黄,虽然它不是国家保护植物,它的存在只能远观,这次的出行可以看到塔黄的几种生命形态,是一种幸运。


洞察卡是有一处高山温泉的,这次时间不够没有去,可以留个下次再来的念想。

能耐心看到这里的一定是真爱


后记:时间流逝总是很快的,匆匆下山,却遇到爆胎,一起前行的老款大众途昂有一定的越野能力,出门前也换了更耐用的MT轮胎,却在下山途中被碎石刺破胎边,一些不设计为越野的车型,备胎是非常无语的,途昂的备用轮胎根本不适合非铺装路行驶,最终只能把轮胎卸下半夜驱车到香格里拉镇敲开补胎店的门处理,往返五六个小时,最后终于成功施救,回到泽仁家里,几乎已经天亮。


有波折的行程,好象更有厚度,国庆假期又要来了,一起出发吗?不知道结果那种……


位置示意图
本文位置示意图




阅读 513 23
分享